冥顽不化

后日谈

Ólafur Arnalds-3055








    “你爱我吗?”妖怪问道。
    “什么?”龙抬起头。“你·爱·我·吗?”妖怪逐字逐句的重复着。
    “爱是什么?”龙思索了一会儿,回答说,“我爱过你吗?这听起来并不是一样确凿的东西。”
    妖怪整理着书橱边说:“你说的没错,‘爱’这东西,虚无、缥缈、不切实际,情人嘴里的爱是满足色欲,亲子之间的爱是综合的利益考量。都只是光鲜亮丽的空口无凭罢了。”
    “你真是愤世嫉俗,”龙评价说,她拿起矮几上盘子里的一块饼干,仔细端详一会后把它塞进嘴里,“我想我‘喜欢’这个。”她说,“我感受到快乐。”
    妖怪说:“我确实是。先从简单的开始,你喜欢花吗?”
    龙:“喜欢。”
    妖怪:“喜欢树吗?”
    龙:“喜欢。”
    妖怪:“喜欢壁炉吗?”
    龙:“寒冷的冬天喜欢。”
    妖怪:“喜欢面包店的老板娘吗?”
    龙:“我并不认识她。不过如果这个是她的杰作的话,”她指了指瓷盘,“那我非常喜欢。”
    妖怪:“喜欢头顶的吊兰吗?”
    龙:“那是赫柏给我的,当然喜欢呀。”
    妖怪:“你喜欢你现在所在的地方吗?”
    龙:“这里非常舒适,而且带给我一种久违感,是喜欢的吧。”
    妖怪:“最后两个问题,
    “你喜欢采佩什吗?”
    “小弗是朋友,喜欢啊。”
    “你喜欢我吗?”
    “喜欢呀。”
    “你爱我吗?”
    龙皱起眉头:“如果爱是大剂量的喜欢的话。”
    妖怪叹了口气:“不,你不爱我。你爱我的同时也爱着花草树木风霜雨雪,你眼里的万事万物都平起平坐。被均等划分毫无偏差的爱不是爱。神爱世人与神不爱人是没有区别的。
    “而我爱你,我爱你的同时也恨你,我憎恨你的高高在上,憎恨你我之间无法挣脱的契约的枷锁,憎恨你夺走了我的自由。如果有人能提炼我的恨意,那大概会是一锅毒药,苦涩腐败,暗无天日。”
    “那可真糟糕,”龙说,“可惜我不能为你做点什么。”
    “但我也爱你,”鹿说,“我的新生由你缔造,我仰慕你的强大和无所畏惧;我熟悉你的情绪,你的思想,你的心灵和你的身体,我是你的一部分,是追逐火焰的飞蛾,是环绕的卫星。
    “你问我爱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我从一个人类那里听说爱是忍耐平凡和无趣,是包容一切缺陷和错误;尤迪特点燃了矿火,而彼得灵魂的坑道里所有的可燃物都堆积在那里;塞林格说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而我说,要我说,折原,你是我的不幸和我的大幸,纯真而无穷无尽。”
    于是魔女哧哧的笑出声来:“我谨代表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先生在此控告您对其作品的盗用与侵犯,神尾小姐。”木柴在火炉里沉静的燃烧着,偶尔爆裂出一两点火星。神尾伏在折原的腿上,而折原温柔的抚摸着神尾的头发。那场景与平常人家宁静的冬日午后无异,在这个空空荡荡的荒野里,好像是第一次装进了什么东西。镜里觉得胸腔里大约是支起了一个火炉,那里头煨烤着红薯,她说:“不过我的灵魂凭着它的幻眼,把你的倩影献给我失明的双眸,像颗明珠在阴森的夜里高悬,变老丑的黑夜为明亮的白昼。”
    “那是首情诗,赫卡忒。”
    “我知道,”镜里说,“我死而无憾呐,黑鹿。”
    神尾黑鹿搂着她,脸埋进折原镜里的颈窝里:“一般人不用这句,镜里。”
    “那说什么?”
    “今夜月色真美。”


    “嗯,”折原镜里回答道,“真是个好天气。”









*
1.黑鹿关于家人的爱的观点不是我的观点
2.黑鹿从人类那里听来的爱情是什么的观点是我的观点,以后可能会在瓒瓒那里看见(如果我有这个闲心的话)
3.马洛伊·山多尔:《伪装成独白的爱情》
4.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5.二叶亭四迷和夏目漱石
----------
狭隘肤浅的对爱情的理解。我喜欢这篇。



2017-02-20
评论(4)
热度(1)
© eiriKir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