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顽不化

说书人

Ólafur Arnalds-3055







        ——先离开的那个总是更轻松的。

        我和镜里讲到这个的时候都没太在意,当时我们为了躲避教会无止尽的通缉,躲在镜里的房间里度过了相当漫长的岁月。因为确乎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回忆里甚至都没法清晰的勾画出图书馆的景况,只朦胧地记得她枕在我的腿上,体温滚烫,虚假的阳光照进沉木窗,幻听里带来铃铛的声响。

        那个时候的镜里肯定没想到她会有这么一天,两千年前的她像匕首一样尖锐刻薄,恣意张扬,现在她宁肯躲在她无人之境的小书店里,甘于隐姓埋名。她说时间于她没有作用,毫无意义,想来也许是她当局者迷的缘故,可当黄昏死去,明月清辉洒下投影,我又觉得她的确是一成不变,流离在时光之外,冷静又孤独,骄傲且绝望。


        “我们当初没在意这个的理由其实很简单。”我说。

        镜里的妖怪奴隶——不对,现在不是了——说:“什么?”

        我重复了一遍那个观点,接着往下讲:“因为她被下了诅咒,而我是只能以无聊为刃的吸血鬼,这对当时的我们完全不成立。”我停了一会儿,神尾反应过来我在说谁,“她昨天来找过我。”并沉默的咬着烟斗,眼帘下垂。她端坐着,白色的荷叶边堆成层层叠叠的泡沫;她在发呆,思维可能游荡到最北方的冰川上,我等她开口,于是空气里只残存烟丝的燃烧声。

        而她发出声音时图书馆里弥漫着白烟,她藏在朦胧的雾后面,轻飘飘的说:“我想吃赫柏的南瓜饼,加很多蜂蜜的那种。”

        “你可以明天去看她,她会很高兴的。”

        “小弗。”

        “嗯?”

        “你会陪我的吧。”

        我合上那本晦涩的龙语书,正儿八经的端详她:她和两千年前没有区别,连衣服的式样都不曾变换,左眼下的星芒依旧醒目又自然的盘踞着,绀色的长发垂落在腰间,像深远的夜幕。

        “当然了,”我回答她,“因为我俩是一伙的呀。”

        然后她笑了起来,像是小孩子得到心心念念的玩具一样纯粹的笑着,眼睛和眉毛都弯成新月的弧度。她忽视了我们周身摞着的黑皮书,越过未完的棋局,仿佛时光回溯,场景重叠,我能听见埋在她身体里的血管中传来奔腾的声音,如同春日里刚破冰的湍急的河流。我手里挑着她的一绺头发,低下头告诉她:睡吧。

        我从来不知道我的话能成为蛊惑镜里的毒药,让她有如陷入疯魔之境的干出这样的事情。而这村庄的废墟与我同她初遇后两个月所见的一幕极其相似:我城堡的大厅里尸体横陈,血液迎着夕阳熠熠生辉,镜里用敌人的银剑漫不经心的拨弄着残缺的肢体,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人呀。”

        那是我最为之沉迷的盛宴,是我记忆中的秘辛,主教的红袍,士兵的白甲,他们脸上像调色盘一样混着的恐惧,惊讶,盲目的仇恨和愚昧的决绝是我终生垂涎的开胃菜。我仍能想起那天冈格涅尔在我手里发出欢愉的震颤,和我四肢百骸所歌唱雀跃的欣喜。

        当火焰熄灭之时我听见教堂管风琴演奏哀乐,唱诗班男童的歌声悠远,白鸽纷纷扬扬的落在穹顶之上,丧钟为她而鸣。


        镜里的弓在骨灰里散发着柔光,它显然材质清奇,从火里存留下来,温润如旧。我捡起那根弓,它的触感像是某种生物的骨骼。一瞬间脑海里醍醐灌顶,镜里平常哼唱的民谣浮现出来,和那本写满了古龙语的书有着相似的韵调。我想起她走之后出现在我图书馆角落里格格不入的绿萝,于是我笑出了声。

        过去我城堡里没有生命的痕迹,尚未闯出名号的魔女肆无忌惮的进来邀我与她下棋。无所不能的泽贝茨卡小姐在一局终结后留下葱茏的盆景,挂着干净的笑意。

        我决定把弓给你的妖怪。我对弓默念到。我有和你一起的所有快乐的记忆,比香料的滋味更丰沛,比焦糖更稠密,够我在瓦尔哈拉里终生回味。神尾看见弓,伫立在原地。她表情深远,有三分像你。

        “我要带着她的弓去找亚布勒卡,”我说,“你要一起去吗。”

        神尾点点头。我把弓递过去,第一次打量她:她比镜里高,五官更深刻,躯体更有力,短发被风撩起,褐色的眼睛里晦暗不清。


        是了,她和镜里,妖怪和魔女,月亮和星星,有一段缠绵纠葛,冗长繁复的爱情回忆。










--------
1.赫柏:镜里给尼亚芙的爱称。希腊神话里赫柏有个银酒杯,喝了这个酒杯里的酒能永驻青春
2.冈格涅尔:北欧神话里众神之父奥丁的神枪
3.瓦尔哈拉:北欧神话里的英灵殿
4.泽贝茨达:звезда,俄语,星星
5.亚布勒卡:яблоко,俄语,苹果


如诸君所见,鸦是个中二病。
结尾那一句里鸦只是在调侃鹿镜之间的关系太狗血,也是没想到会一语成谶的。

俄语好难听清楚,音译出来都是屎,千万别较真。

2016-10-27
评论(4)
热度(1)
© eiriKir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