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顽不化

魔女

Ólafur Arnalds-3055






    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总有刁民想害朕。


    直到今天我才真正理解话本里绝世高手的无奈,大爷我看透红尘人生世故冷暖,只想安安静静的度过晚年当一个养花遛鸟的糟老头子,偏生外头有人掉下来闯进来举着柴刀宝剑大喊“请收我为徒”“高手求教”“纳命来”。大师心里委屈啊。

    虽说我也没指望真的变成一个普通人,安安担担的窝在这个镇子里直到地老天荒。可是谁没点遥不可及的妄想,我都这么牛逼了,总得有点额外奖励。我确实没资格再成为一个“人”了,多少让我自我欺骗一下。

    年纪大了就容易开始回忆过去,但是以前的事情又因为太过古旧显得缥缈不定。我依稀记得王都贫民窟的小巷七拐十八弯,黑人女佣的孩子们赤着脚在路上奔跑,冲着从他们身边掠过的马车做鬼脸;拉普拉斯本家的楼梯扶手是白象牙,雕刻着精致奢华的画;走廊上的人像脸上挂着虚伪的假笑,花瓶会在周二的时候换上百合花;女仆的地窖阴暗潮湿拥挤不堪,冬天仿佛冷风倒灌。

    哲学最基本的问题是“你谁哪儿来去哪儿”,我想构成“折原镜里”这一存在的基本就是“值不值”。不幸的是,两千多年过去,我马上就得死了,我还是没想明白当初脑子抽风,听了白毛女的传销到底值不值。


    唉,何其不幸。


    白毛女大名当然不叫白毛女,教会里的神经病一口一个“真神”的叫,书里说她名inuti spegeln,当然都是假的。我那时候没有名字,被奴隶贩子买到拉普拉斯本家,于是就跟了贩子的姓,叫折原。白毛女说这不是我的名字,我觉得她很烦,说那你说我叫什么名字,她接着说如果我知道了她的名字我也会想起来我的,我就问她那你叫什么名字。

    然后她笑了。

    我当时怎么没揍她呢,我以前脾气居然这么好。

    她唱歌似的告诉我说如果我想起来自己的名字也会想起来她的。她身上的白裙子在没有风的情况下漂浮在空气里,“那我是谁,你又是谁。”我问她。“你知道的,”她叹息着,“你一直都知道的。

    “我是与你同株同柄的并蒂莲,我就是你,你也是我,我们是一体双生。”

    她离我很近,手摸上我的脸,额头抵着我的额头。然后她亲吻我。她说那是她送我的见面礼,既然我想不出她的名字也想不出自己的,那就用一个和她在书里一个意思的假名。所以我现在是折原镜里,只能是折原镜里。

    那么问题来了,我是谁,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呢。


    恍惚间我听见风吹过草原,我身处温暖的地下洞穴,周围的空气里带着热量,蒸腾进我身体里;这种感觉像是新年的前一天,一家人围坐在火炉边上享受盛宴;有一个地方能让人放下心防,脱掉伪装,像一朵棉花糖;也像尼亚芙的森林里丰收的那一天,妖精们端来冒着热气的烤南瓜派和蜂蜜酒;就好像我不是一个人孤零零的来到这世上,没有度过一个根本不叫童年的童年,也没有故作潇洒的在大陆上年复一年的流浪。

    坊间传言人死了记忆就会和走马灯一样的转一轮,我当时还和黑鹿胡侃说那我的走马灯半径能绕地球三圈。结果我现在真死了,屁都没看到,只剩下当年白毛女给我卖安利的场景三百六十度环绕立体声的在我脑子里循环播放,真是造孽。反正我要死了,在脑内来一个最后的妄想剧场也没有错,你说我这两千多年的无聊日子会不会只是一场南柯梦,我遇见白毛女之后神志不清的睡了一个下午,接着我就得醒来继续接受女仆长的使唤,然后晚上回地窖里把隔壁床雪莉的鬼扯当成睡前故事,没有魔法,没有吸血鬼,没有妖精和狗屎契约,我只是个没有名字的八岁小鬼,卖给拉普拉斯家里当一辈子的下人。

    妄想毕竟只是妄想,我都是个年逾三十个古稀的老人了,得正视惨淡的人生。我感到热和疼痛,火焰卷上来,像龙的吐息。我听到人们的惊呼,小孩的哭泣,对面阵营的幸灾乐祸和发现火海蔓延的张皇失措。我还听见黑鹿在喊我,喊的还是折原。我很想糊她一巴掌,告诉她老子跟折原屁关系没有,别他妈喊这俩字儿了,但是我不行,我现在连动都没法动,我要死了。

    然后我又听见有个朦胧的声音传过来,我听不清。但那声音很熟悉,我血管里奔腾的每一个血红蛋白都在叫嚣着想要和那声音靠近,像人类的母亲。那是个平和浑厚的女声,由远及近,威严又端庄,像危坐的贵妇。她话里的内容逐渐清晰,似乎是个名字。三个音节,流畅宛转,像晴朗的星夜,和山间的清泉。


    我终于是听见了。


    好吧,我确实想起来了。可我还是想揍你,阿斯忒里亚。






-----------

之前补课的时候写了一半的镜里POV,今天翻出来写完了。有点改动,都是名字上的。

1.小女神:看了叶芝的凯尔特的薄暮,改了改小女神的名字,尼亚芙是凯尔特神话里金发的青春女神,我觉得挺合适的。

2.阿斯忒里亚:希腊神话中的星夜女神,赫卡忒的母亲。

3.(并没有出场的)鸦:弗拉德·采佩什,吸血鬼始祖德古拉的原型——古罗马尼亚的穿刺公弗拉德三世,还是个枪兵,又可以瞎掰扯神话故事了

2016-09-07
评论(6)
热度(1)
© eiriKirie | Powered by LOFTER